您所在的位置:资讯频道>台州资讯>温岭>正文
温岭
这些情人节的荒唐事,你听说过吗?
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: 发布时间:2017-2-16 8:58:59 来源: 浏览 47650 次
  情人节当天,温岭发生的几件荒唐事,都惊动了派出所民警:有人想讨女友欢心,偷个手机把自己送进了派出所;有人网恋要“奔现”,却不知爱了3个月的网友是男是女;有人去酒店吃喝庆贺情人节,没钱结账惹尴尬……

30岁还未嫁,女子吸毒解闷

情人节只能在拘留所里过了

在温岭新河一家宾馆打工的彭某,今年刚满30岁,她是个地道的川妹子,长相标致,皮肤白净,又会穿衣打扮,身高160厘米,见到她的人,总会赞一声,这个姑娘长得真不错。

“我也只是表面风光。”彭某说,以前没感觉青春易逝,也没把找对象的事放在心上,如今身边的朋友、同事陆续交了男朋友,一起逛街聊天的人越来越少,就连偶尔小姐妹聚在一起,大家关于家庭的话题,她也接不上,一来二去,彭某觉得日子挺空虚,“除了上班,就是在寝室看电视剧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”

朋友也帮着彭某相过几次亲,但彭某却感觉不来电,反倒是微信上认识的一位网友王某,和自己很聊得来,彭某经常和他倾诉自己的烦恼。

情人节将至,彭某又向王某感慨,自己30岁了还没嫁出去,以后人老珠黄可怎么办,网友突然接口说,自己这里有很刺激的东西,可以解决彭某的烦恼。

2月10日下午,彭某来到王某在新河的出租屋,王某很热情地从角落里拿出一个小塑封袋,“小妹,你吸了这个,烦恼全消,人能精神好几天,你这么漂亮,情人节的时候再打扮打扮,还怕找不到男朋友么?”

彭某信以为真,鬼使神差地在王某的指导下吸食了冰毒,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,在街上乱逛,后被新河派出所的巡逻民警发现,带回所里审讯检查,彭某承认了自己吸食毒品的违法事实。

目前,彭某因吸毒被温岭市公安局予以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。

情人节,她在拘留所里继续单身,彭某懊悔不已,“我是脑子搭错了哪根弦,竟然去吸毒,这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?”

想送女友新手机 没有余钱就去偷

小龙今年20岁,从贵州来温岭城北街道务工已经有些年头,小龙没有吃饭的手艺,只能在小鞋厂打打临工,每个月收入低微,除了支付日常所需外,根本没什么积蓄。

本以为自己这样的境况,一辈子只能做条“单身狗”,可在城东街道打工的小桃却不嫌弃他一无所有,答应做他的女朋友,“他脑子活,以后肯定有出息。”

为了回报小桃,吃饭购物小龙总是争着付钱,还时常准备些有心意的小礼物送女友。这一来二去,原本就不宽裕的小龙,变得更加捉襟见肘。

近来,小桃几次抱怨说,她的手机太卡太慢,想换一部好点的手机,小龙很想当即带女友去手机店买一款最新的苹果手机,无奈实在囊中羞涩,只得装成没听见。

2月14日下午,小龙和小桃约好一起过情人节,赴约路过一家手机店时,他心里突然灵光一闪,有了个主意,“今天买手机的人肯定很多,我趁乱拿一部,肯定没人发现,既哄了女朋友,又不花钱。”

小龙大摇大摆地走进手机店,请店主推荐几部手机,小龙挑来挑去,趁着店主没注意,把一部粉红色手机装进了口袋,推说自己不满意,还是想买苹果,离开了手机店。

“说不定她会情不自禁地亲我一下。”怀里揣着偷来的手机,想象着女友拿到新手机的高兴样子,小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。

小龙想入非非,可没等到美梦成真,在离手机店不远,就被赶到的城北派出所巡警一把抓住了。原来,店主发现手机失窃,一下就想到了小龙,向派出所报了警。

目前,小龙因涉嫌盗窃被温岭警方刑拘,这个情人节他只能在看守所里度过了。被抓时,他还说了句“先别抓我,让我跟小桃道个别。”

情人节提出“奔现”,却被网友拉黑

温岭松门人子涛,三个月前在网上认识了网友“花恋”,“花恋”自称是未婚女子,生活中找不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,只好在网上寻找真爱。

两人一番热聊,“花恋”笃定子涛就是她要找的白马王子,自己要不顾一切和他在一起,这样热烈的追求,让本来腼腆的子涛完全招架不住。

很快,两人每天在网络上海誓山盟,非君不嫁,非卿不娶。

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,子涛大方地给“花恋”买这买那,还时常给她发些零花钱,不知不觉,花了上万元。

2月13日,子涛提出,想和“花恋”奔现,一起过情人节,不想“花恋”二话不说,就把他拉黑了,连个理由都没给,这让子涛伤心欲绝,只得借酒消愁。

当晚在松门一KTV里喝醉后,子涛大喊大叫,借着酒劲扬言要杀死“花恋”,在场群众见事态不对,立马向松门派出所报了警,值班民警陈赞随即赶到现场将子涛带回了派出所。

坐在派出所里,子涛嚎啕大哭,向陈赞说起了自己的这段苦恋。陈赞分析,“花恋”是一个网络骗子,恋爱是假,要钱是真,“否则你说见一面,怎么就把你拉黑了呢?”

子涛这才醒悟过来,“怪我一片痴心错付,是男是女都不知道,我竟想和她过情人节。”

情人节嫖娼,进了派出所

2月14日,对温岭的小王来说,是个难熬的日子。小王是个大龄剩男,今年三十有三,同龄的亲朋故旧,早已成双成对,唯独他形单影只。

眼看到处秀恩爱的朋友圈,身边净成双入对的情侣,心里越发愁苦,小王拿起手机,玩起了“摇一摇”,期望能遇到缘分。

不多时,小王的手机摇出了来自云南的小胡。小胡的头像是张自拍照,模样颇为出挑,白皙的皮肤,大大的眼睛,正是小王喜欢的类型,更难得的是,小胡还主动打招呼,“帅哥,需要我陪陪你吗?”

小王心花怒放地添加了小胡微信好友,小胡很大方地约小王出来“玩玩”,还很暧昧地暗示,自己是做特殊服务的,只要小王像“男朋友”那样给她发个520元红包,今天她就做小王一天的“女朋友”,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小王心领神会,到城东街道的一家宾馆订了间房,约小胡共度良宵,小胡果然如约而至,两人一阵缠绵。

当晚10点,小王提出自己身上只带了300元现金,让小胡别嫌少,多少是个缘分,可小胡不依,指责小王不守信用,“便宜都被你占了,连520元不肯给我,今天你要是少一分钱,我就找老乡砍死你。”

小胡的恐吓,吓得小王报了警,城东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,两人仍然还在争执不休,听了小王的描述,民警断定这是一起卖淫嫖娼案件,将两人带回了派出所。

目前,王某和胡某二人均已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。

三个光棍酒店庆贺情人节,没钱结账惹尴尬

温岭西城街道的残疾车夫老李、老王和老夏,年纪相近,又都是安徽人,更巧的是,三人同病相怜,都是40多岁的光棍。

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虽然一天收入就只有五六十元,但没有家庭,三人也挺潇洒,闲暇时,三人经常一起约着去路边的小店打牙祭,喝点小酒,生活有滋有味。

2月14日这天,老李的残疾车拉了个打扮入时的姑娘,去城西的一家酒店,路上姑娘一直在手机跟男朋友打电话,一口一句亲爱的,听得老李心痒痒。

出车回来后,老李感叹,“为什么情人节,别人都能去酒店吃喝玩乐,还有女朋友,只有我们这几个苦哈哈讨不到老婆,还要干活,人比人,气死人啊!”

老夏也随声附和:“是啊,我们活了40多年,还没有去过一次酒店呢!”

“今天生意不错,要不我们三个人就去酒店爽一次,把今天赚的钱都拿出来,也过个什么情人节。”老王一锤定音,拉起两人停好车,直奔老李刚才说的酒店。

三人开了个包间,先点了花生、鸡爪、烧烤和一个果盘,还要了一箱啤酒,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。

难得享受一次,怎么好三兄弟自己享福,三人又呼朋引伴,叫了一群老乡,“难得快活一回,哥几个想吃想喝什么尽管点,都算我们哥三账上。”

一群人又点了不少吃喝,光啤酒就点了9箱,包厢里气氛十分活跃,老李、老王和老夏喝得面红耳赤,直说以前是自己不懂享受。

玩闹了一阵,老乡纷纷离去,三兄弟留下来买单。可是一看服务员递来的账单,三人傻了眼,“这点东西要3000元?”

老李说:“你们家菜都是一小碟一小碟的,就是山珍海味,怎么要那么多钱?”

“是啊,这些烧烤我们以前在上林路口的烧烤摊也吃过的,顶多百来块钱。”老王也帮腔。

说完,三人掏出兜里所有的钱,甩在服务员手里:“我们钱都在这里了,不管多少,我们就只能付这么多。”

酒店领班一点,只有三百多元,远远不够餐费,“三位大哥,酒店环境、服务、场地等成本与路边摊不一样,而且你们吃的菜,价格都标在这里。”

可无论怎么沟通,三个人就是不同意结账。领班没办法,最后只能打电话报警。温岭城西派出所接警后,迅速赶到现场。经过沟通,老李、老王和老夏,叫来老乡付清了3000元,“情人节原来这么贵,下次说什么也不过了。”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本文转载于“台州网”

免责声明:
    本网内容由网友自行转载或发布,并已要求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本网所刊载的作品,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,请原作者与 我们联系稿酬事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