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资讯频道>社会聚焦>国内>正文
国内
官方调查医生携64名患者转院事件 医生:是为病人好
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: 发布时间:2017-2-6 9:10:09 来源: 浏览 29347 次

昨日下午,杨绍雷和患者家属在一起。 

  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的“转院”,成为年后最受关注的一次“跳槽”。2月4日下午,公立三甲医院――贵航贵阳医院(300医院),在其官网公开发布声明,直指该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私自携带64名住院患者转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,一同离开的还有多名医护人员。

  昨日上午,杨绍雷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,自己未与贵航贵阳医院解除劳动关系,转院前与大部分病人监护人沟通过,并办理了相关手续,“携病人出走”是“为病人好”,并非“图钱”。

  贵阳市委宣传部表示,目前已有4名患者返回贵航贵阳医院,当地省市两级卫生部门也已就此成立联合调查组,将对此事进行核查。

  当事医生称6名家属口头同意转院未签协议

  2月4日下午,贵航贵阳医院在其官网发布《关于我院精神科主任私自带患者集体离院的声明》。声明中,贵航贵阳医院称,1月30日下午,该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在未告知患者家属及监护人,未办理手续,未申请离职等情况下,“私自将64名精神科住院患者带离医院”。声明中同时表示,“经过警方调查,患者全部被带到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(下称贵阳六院),目前患者具体情况不明。”

  贵航贵阳医院表示,该院同时有4名医师、7名护士未履行相关手续离岗。上述医院将该起事件,定义为一起“有计划、有组织,严重侵犯监护人知情选择权、恶意违反医务人员执业操守、恣意践踏行业良性竞争规则……的恶性事件”。

  记者随后从贵航贵阳医院确认了上述声明的真实性。

  4日晚间,贵阳六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贵航贵阳医院所指“不完全属实”。其表示,杨绍雷目前未在贵阳六院就职,“他在3个月前向贵航贵阳医院提出辞职,后来说要来我们医院,但我们院长说你得办理完相关手续。”

  上述工作人员强调,转院病人均经过家属同意、并办理正规的转院手续。

  昨日,当事医生杨绍雷称,自己已递交辞职信,但贵航贵阳医院还未批复。全部64名患者中,有58人的监护人签署了协议同意转院,另有数人因监护人在外地,联系时也表示同意,但并未签署协议。“携病人出走”是“为病人好”,并非“图钱”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杨绍雷职称为副主任医师,毕业于贵阳医学院临床医学系,系中华医学会贵州省精神卫生委员会委员,擅长精神科疾病的诊疗。

  两级卫生部门介入调查

  5日凌晨,贵阳市委宣传部回应此事称,经查,64名患者中,有4名已返回贵航贵阳医院,其余60名患者在贵阳六院接受治疗,“所有患者情况稳定”。

  贵阳市委宣传部表示,2月4日晚,贵州省卫计委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应对,决定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(贵州省精神卫生中心)组成专家组,分别进驻贵航贵阳医院和贵阳六院,对两家医院收治的病人治疗护理和安全保障工作提供指导和帮助。此外,贵州省卫计委和贵阳市卫计委组成联合调查组,展开对此事的核实调查。

  记者了解到,贵航贵阳医院隶属中航工业集团公司,是一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,精神心理专科在贵州省内有较高的知名度。

  而涉事另一方,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原是贵阳铁路分局直属中心医院,属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。2015年5月,贵阳市政府与贵阳铁路分局签署协议,贵阳铁路分局医院成建制整体移交贵阳市政府,成为贵阳市非营利性差额补贴事业单位。

贵阳六院的救护车。事发时,这两辆车参与了协助病人集体“出走”。

  2015年11月,上市公司朗玛信息曾发布公告,拟增资1.41亿元,获得贵阳六院66%股权。记者注意到,在工商信息中,朗玛信息与贵阳六院的多位高管名字相同。

  此外,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显示,2016年1月22日,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负责人变更为“康正茂”。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,“康正茂”即为前任贵航贵阳医院院长。

  ■ 追访

  患者及家属:杨医生人好

  昨日,面对记者的采访,患者及患者家属都对杨医生赞誉有加。记者随机采访几个患者,他们都表示:“杨医生和蔼可亲,经常来看我们,对我们很好。”一个患者直言自己是为了杨医生转院过来的,“很多年了,比较信任他。”

  而一名刘姓患者的家属直夸杨医生“让母亲病情好转”。

  ■ 焦点

  医院是否侵犯病人权益?

  律师称转出方涉嫌监管疏忽,需承担责任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住院病人转院,需主治医生、相关科室同意,在病人及家属知悉且无异议的前提下进行。而在此事件中,两家涉事医院对接不畅引发风波,是否已经侵犯病人权益?在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优银看来,作为转出方的贵航贵阳医院涉嫌监管疏忽。由于患者转院事先经过家属同意,对于这部分患者来说,医院无需承担责任,而对于剩余没有签署协议书的患者,便跟随医生私自转院的,医院应该承担相应的监管责任。

  而对于转入方贵阳六院来说,接受病人转院只要病人及家属同意即可,在本案当中绝大多数病人家属是同意转院的,所以贵阳六院做法本身并无不妥。

  当事医生的行为是否违法?

  律师称可能被追究人事合同责任

  部分网友指出,杨绍雷的行为,涉嫌“不正当竞争”。医疗法律专家、上海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晔认为,不正当竞争应当发生在两个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主体之间,杨绍雷不属于经营主体,因此其个人行为不构成对贵航贵阳医院的不正当竞争。而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》列举的11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中,也无对类似行为的规定。

  刘晔认为,杨绍雷的行为除需承担人事合同责任外,在现行法律框架内,无法追究其刑事、民事责任。“违反合同法规,大致包括两项,一是违反人事合同中的服务期条款,可能产生未到服务期的赔偿责任;二是违反人事合同中的竞业禁止条款,即离职后一段时间不得到其他与原就职医院有竞争关系的医院,履行竞业禁止义务者,应有竞业补偿金。”

  ■ 对话

  携病人转院医生 “就是一次正常的跳槽而已”

  当贵航贵阳医院发布声明,认为这是一场“有计划、有组织的事件”时,杨绍雷正在贵阳六院崭新的“心理卫生中心”住院大楼里,安排转院的患者办理住院、写遗嘱等琐碎事宜。从正月初三到初九,他6天没有回家。杨绍雷说,这是一场必然会爆发的战争。他想到了所有风险,包括上法庭,却没有想到老东家把媒体招来了。

杨绍雷带记者参观贵阳六院的乒乓球室,窗外是逶迤的青山。

  谈事发

  “6天没回家睡觉了”

  新京报:你带着64名病人“转院”?

  杨绍雷:64个病人,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,这是一个人能搞定的吗?

  新京报:怎么把病人带出去的?

  杨绍雷:贵阳六院派了七八辆救护车,30多个后勤、医护人员到医院,然后统一转院。

  新京报:贵航贵阳医院有阻挠吗?

  杨绍雷:医院拦我们,问我要把病人带到哪里去,还报警了,大年初三我还去了派出所。医院说病人流落街头,这怎么可能?另外他们还找了卫计委,但还没有下结论。

  新京报:带走的都是些什么病人?

  杨绍雷:都是老病患,一些是常年住院的,最长的十几年了,一般在五年左右,很多是医疗费用负担很重的那种。

  新京报:病人家属和医院知道吗?

  杨绍雷:64名患者中,有58人的监护人签署了协议同意转院,另有6人因监护人在外地,联系时也表示同意。医院这边我不清楚,不过我通过医院的系统把转院手续都办了。

  新京报:这几天你怎么过的?

  杨绍雷:6天没回家睡觉了,都睡办公室那个小沙发上,现在胡子拉碴。主要是新到一家医院,要给病人登记遗嘱、住院等手续。

  新京报:你怎么看这次“出走”?

  杨绍雷:就是一次正常的跳槽而已,不算什么大事。媒体追着我,是不是因为我带着“精神病人”出走有爆点,要是带普通病人走,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了?

  谈原因

  “蛋糕就那么大”

  新京报:你考虑过风险吗?

  杨绍雷:肯定考虑过。但贵阳六院都准备好了律师团队,法律风险他们有考虑,我不用管,我只用管好我的病人。

  新京报:不觉得这么做损害老东家的利益?

  杨绍雷:这肯定,蛋糕就那么大。这些病人一年的毛利不止300万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要带病人“转院”?

  杨绍雷:老东家连年亏损,尤其是去年亏损上千万。而且硬件设施很差,床位不够,升了三甲之后,收费也增加了,对病人来说是不小的负担。贵阳六院那边,投入了一些钱做基础设施建设,环境什么的比这边好,价格还低。之前跟一些患者家属沟通过,他们愿意转院。

  新京报:出走是因为待遇吗?

  杨绍雷:不是为了钱。我在医院月收入1万多,每天按时上班、按时下班,到家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。转去六院不是图钱,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患者。

  贵阳六院整个大楼5层都是我们的,在这里,老年痴呆患者、男精神病患者、女精神病患者各占一层楼。

  谈打算

  “40亩地实现梦想”

  新京报:你的家庭情况如何?

  杨绍雷:我是厂矿子弟,巧合的是,贵阳六院的院长也是厂矿子弟,也许我们有共鸣。

  新京报:你们是如何认识的?

昨日,贵阳六院,杨绍雷(中)和医生护士在一起。

  杨绍雷:去年五六月份,在一次饭局上遇见的。他勾画的六院精神科图景,跟我几年来的心中所想不谋而合。

  新京报:你在贵航贵阳医院情况如何?

  杨绍雷:2008年,我进入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。此前近16年,我在贵阳一家社区医院做内科医生。

  在社区医院,医患纠纷严重,整天为一点小事吵吵闹闹。到了贵航贵阳医院,我最初对分到精神科感到有点意外,外界对精神科有歧视,朋友见面都开玩笑说,谁不正常送老杨那里。但渐渐地,我发现精神科病人很单纯、很可爱,跟病人相处也越来越和谐。2012年我升任主任。

  新京报:后悔带病人出走吗?

  杨绍雷:我觉得没有做错什么,也通知家属了,也办了手续。原来的医院,条件那么差,病人经常摔骨折,来六院这边,病人能得到更好的护理。而且从前景看,这边要好一些。

  新京报:怎么看待这件事引发的关注?

  杨绍雷:2016年一年,贵航贵阳医院有一百多个人离职,我就跳个槽,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?

  新京报:你对事业前景有什么想法?

  杨绍雷:我们国家老龄化结构越来越严重,而接下来的一代人,几乎都是独生子女,我们都将老无所依。而“医养一体化”将是未来一块重要市场。那里40亩地(贵阳六院一块尚未拆迁的楼房),是我未来“医养一体化”梦想实现的地方。

  来贵阳六院之前,六院的精神科有组建,但是没有医生和患者。我是六院精神科第一批医生,我自己喜欢“开创者”这个角色。我想在我们新的住院楼下种一棵树,种棵什么树呢,就种一棵香樟树吧。

  ■ 追访

  贵阳六院获上市公司8亿投资

  公开信息显示,贵阳六院背后的大股东为上市公司朗玛信息。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,贵阳六院亏损多年。2013年至2015年间,该院每年亏损500万元以上。在被朗玛信息收编后的2016年,该院上半年仍亏损157.7万元。

  昔日“股王”为大股东

  贵阳六院前身为贵阳铁路分局医院,2004年由贵阳铁路分局移交贵阳市政府。

  2015年11月,贵阳市政府批复同意贵阳六院改制为营利性医疗组织。根据方案,该院所有资产、业务和人员,由六医公司承接;六医公司引入社会资本,朗玛信息以现金方式增资控股。

  早在2014年,朗玛信息就开始推动贵阳六院改制;2015年6月,朗玛信息与贵阳市政府签订框架协议,约定其为改制后的战略投资者。

  朗玛信息原本主营软件业务,于2012年成为贵州首家上市的创业板公司,在2015年牛市过程中,一度以288元的高价夺得“股王”地位。

  早前,朗玛信息的大部分收入来自“电话对对碰”业务,用户打入电话可以组成聊天室进行聊天。2013年时,朗玛信息一度打算推出一款美女视频聊天的APP“啊噜吧”。

  2014年初,通过收购三九健康等动作,朗玛信息开始启动向互联网医疗方向的转型。

  2015年11月,贵阳市政府同意改制后,朗玛信息以1.41亿元现金出资,获得六医公司66%的股权,成为大股东;几乎同时,贵阳六院获准挂牌“贵阳互联网医院”。

  贵阳六院曾连亏数年

  公告显示,2013年、2014年及2015年(1到10月),六医公司净利润分别为-951.9万元、-628.5万元和-867.6万元。2016年半年报显示,去年上半年,六医公司收入4818.8万元,亏损157.7万元。

  综合前述数据,自2013年至2016年上半年,以贵阳六院为主体的六医公司,亏损超过2500万元。

  2016年12月,朗玛信息发布公告称,拟投入贵阳六院的升级改造,“医院的编制床位数由300张提升至800张。”整个项目总投资6.845亿元。

  加上增资时的1.41亿元,朗玛信息共计打算向贵阳六院投入8.255亿元。

  在非公开发行方案中,贵阳六院的状况被描述为“住院部和门诊部大楼建筑年限较长,硬件环境较为落后,医疗设备相对陈旧,现有的就诊环境、医疗设备、病床数量和软件环境均不能满足医院持续发展的要求。”

  朗玛信息称,做大做强六医公司,将充分展现互联网对实体医疗的放大和促进作用,是该公司“互联网+医疗”战略的重要落脚点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上述方案称,贵阳六院重点打造的特色科室包括心脑血管、肿瘤、骨科等。此次“精神科病人转院事件”涉及的精神科,不在此列。

  昨日,朗玛信息的相关人士确认,贵阳六院确系公司旗下。她表示,贵航贵阳医院的声明“完全就是针对贵阳六院的”,“这两个医院一个属于国企,一个属于改制医院,存在竞争关系。”

  A10-11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王煜 赵毅波 陈颖 李宁远 实习生 武琳悦

  A10-A11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

本文转载于“中国新闻网”

免责声明:
    本网内容由网友自行转载或发布,并已要求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本网所刊载的作品,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,请原作者与 我们联系稿酬事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