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资讯频道>台州资讯>仙居>正文
仙居
仙居一网红靠游戏技能拥有80余万直播平台粉丝
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: 发布时间:2016-6-6 8:36:34 来源: 浏览 76579 次

今年,是直播进入爆发式发展的一年。

目前全国有近200家直播平台在“混战”,除了斗鱼、熊猫、花椒等平台外,腾讯、小米、乐视等大玩家也开始进入。明星们纷纷“下海捞金”,柳岩、韩雪、吴尊等,在各大直播平台上掀起了新的营销热。

不过,在直播的世界里,也并不是一个完全看“脸”和“财”的世界,得拼“才艺”和个人魅力。还有一群普通人在通过各个平台直播吃饭、睡觉、打游戏,他们成为互联网时代下月入过万,甚至几十万的“无业游民”。

仙居的王涛涛就是其中一个。他在斗鱼直播平台上的粉丝已经超过了84万元,在新浪微博中的粉丝也超过了43万元。

直播这种看似“躺着就能赚钱”的方式,让很多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同时,也“羡慕嫉妒恨”,恨不得马上“收拾收拾”就出道了。

偶像?粉丝?

网络上,王涛涛有很多“头衔”:有人因为他的幽默搞笑的风格称呼他为神抽会长,也有人称他为“网红”,尽管他并没有长着一张锥子脸,更多人认识他是因为“安德罗妮”这个网名。

安德罗妮的“走红”靠的不是颜值,而是他的游戏技能,是游戏炉石传说中的一个“传说”。

直播这种形式怎么就火了?

“游戏一直是一个热门直播领域,爱玩游戏的人的娱乐方式大多比较单一,很多人年轻时玩,进入社会后,在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,往往玩得力不从心,但对于他们来说,游戏的娱乐需求还在,所以就选择看游戏直播。”他说,游戏还承载了很多人的青春情结,哪怕是97格斗这样的老游戏也还是有很多的拥簇者。“直播其实是一种新的社交方式,人与人之间变得没有距离,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偶像。”

其实,安德罗妮更喜欢称自己的粉丝为“军师”,他和“军师”们之间的互动也常带着“自黑”与“互黑”,就像彼此是多年不见面的老友。

前几天,安德罗妮带着老婆去产检,因此放了几天直播“鸽子”,一群粉丝就在评论中“哀嚎”:“百万军师无家可归”。他有时候也会被粉丝们调戏为“过气网红”。

“直播比录播更加真实,可以随时和观众互动。看直播的人大多是普通的游戏玩家,在看直播的过程中,他们会发现主播是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,只不过在某一个方面或某一个游戏玩得比较好而已。”正是这种“贴近性”,反而没有了交流障碍。

安德罗妮也愿意和“军师”分享自己的生活,他的妻子也是一名游戏主播,他们的婚礼也通过直播的形式和“军师”们分享了幸福。

从业门槛低,如何保持粉丝“粘性”?

直播的行业门槛非常低,只要有一台电脑、一个摄像头就可以了,但同时,网红的更新速度就和“换一部韩剧就换一个老公”差不多,要从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相对其他直播门类来说,游戏直播的粉丝忠诚度比较高,只要还在玩这款游戏,主播也没有‘脱坑’,那么一般也会继续看直播。”因此安德罗妮的粉丝大多都是和他一起成长起来的。

当然,个人的专业能力和坚持还是非常重要的。

在进入直播领域之前,安德罗妮当过两年的dota职业选手。这一行燃烧的是青春期的荷尔蒙,随着年纪的增长,打比赛的专注度和执行力会不断下降,再加上缺乏职业保障,三十岁之前就“退役”很正常。

退役后寻找出路,有人开淘宝店,有人做电竞服务平台,而他选择了游戏直播这条路,同时享受着自由和爱好。

从data职业选手,到一个自由职业者,安德罗妮从来都不是一个按“规矩”按部就班的人。

“做直播的这个群体也大多数如此,不是那种正儿八经坐办公室里上班的,一开始只是喜欢,再到后来慢慢地发展成事业。”他说。

从2014年入行至今不过两年,就迅速积累了84万粉丝,随着粉丝队伍逐渐壮大后,安德罗妮和直播平台签约了。

每天早上9:30开始的游戏直播几乎雷打不动,每天还要投入七八个小时,如果要保持直播内容的质量,还要提前做一些准备。

从一开始观看人数只有5000-10000人左右,到现在粉丝已经有84万多,同时在线观看的观众多的时候可以达到十万人。

粉丝变现:消费观念转变 愿意为“快乐”买单

不久前,奶爸吴尊直播1小时帮惠氏卖出了120万的奶粉,韩雪在直播“处女秀”中教粉丝说英语,吸引了200万粉丝参与互动,打赏的金额打破了该平台纪录……不仅是明星,一些普通播主得到的粉丝打赏也不低。

安德罗妮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个:广告和粉丝打赏。

“广告主们也喜欢给直播主播们‘砸’钱,这是因为直播的精准营销。就拿游戏来说,在游戏直播中推销比较有针对性,再加上主播的粉丝效应,效果就非常直接。”

还有一个来源就是来自粉丝的打赏,观看游戏直播的快乐明明是免费的,却有很多观众愿意为了这份快乐自愿“付费”。

“‘打赏’经济来源于互联网时代下,年轻人消费观念的改变,再加上互联网支付的便捷性,现在粉丝愿意用一点零钱表达自己的支持和喜爱。”

据了解,安德罗妮多的时候一天能收到几万元的打赏。大多数是80后粉丝,相对来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。

不过,能获得如此多“赏金”的前提是,你有足够多的粉丝,并且能持之以恒地征服他们,否则收入来源就会变得不稳定。

行业亟需规范

据相关统计,在中国有近200家类似直播的在线直播平台,其中包括映客、花椒等独立直播平台,依托微博社交资源的一直播,YY、腾讯、乐视、小米等大玩家,在游戏、财经、体育等细分领域,也涌现一批垂直直播平台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有一些播主为了搏出位而用低俗化的东西去博眼球。先发展再规范是互联网时代的特色,直播行业的粗放式发展,已经到了亟需规范的时候。

6月2日,北京市有关部门宣布,已确定了北京市第一批违规主播黑名单,共涉及六间房、花椒、映客等9家直播平台,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,违规的主要原因是内容低俗涉黄,甚至涉毒涉暴等。

“现在直播行业门槛低,平台自身需要加大打击力度,让低俗内容在播出前得到有效控制,比如加大处罚力度,开展行业实名登记,制定行业公约,加强行业内的自我规范等。”安德罗妮说。

本文转载于“台州网”

免责声明:
    本网内容由网友自行转载或发布,并已要求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本网所刊载的作品,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,请原作者与 我们联系稿酬事宜。